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希尔伯特·让·昂热

昂热.jpg
基本资料
姓名 希尔伯特·让·昂热
别号 校长,复仇者,“剑桥折刀”(守夜人专区ID)
发色 白发
瞳色 黑瞳
身高 183cm
体重 约77
年龄 140岁(至2018年)
生日 1878年10月28日
出身地区 英格兰约克郡
所属团体 初代狮心会(已解散)、卡塞尔学院、秘党
个人状态 第四卷中被疑似楚天骄的刺客袭击,处于濒死状态
第二瞳色 黄金
萌点 龙人(混血种)、黄金瞳

希尔伯特·让·昂热江南创作的小说《龙族》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 出生于英国约克郡哈罗盖特市,毕业于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现任卡塞尔学院校长,初代狮心会的最后一人。性格爽朗开放,现在年龄超过130岁,对待朋友温和大方且有着花花公子的风度,对待敌人冷酷无情。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屠龙者之一。参加过二战,年轻时曾服役于美国海军,混迹于日本黑道。
  • 疑似安排了芬格尔在暗中监视路明非的一举一动,称路明非是一件能结束龙族的历史的工具。
  • 背后有着初次来到日本时上杉越赠送的纹身“诸界之暴恶”,是在所有日本黑道纹身中级别最高的纹身之一。

经历

剧透注意!
  • 早年经历

希尔伯特·让·昂热其实是个孤儿,他的姓氏“昂热”源自法语,但他其实出生在英格兰的约克郡,一座名叫哈罗盖特的小城市。 他不但不是贵族,小时候还过得非常贫苦,可以说受尽了磨难。他的养父母收养了很多孩子,训练他们乞讨,昂热是这些孩子里最特殊的一个,他是混血种,十二岁就展现了惊人的天赋。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拉丁文和希腊文,获得了当地主教的赏识,主教提供了一笔年金供他去伦敦读书,这样他才有机会进入剑桥大学。 在那里他遭遇了真正改变他人生的人:梅涅克·卡塞尔,卡塞尔家族的长子,秘党狮心会的创始人,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屠龙者之一。 当时梅涅克二十一岁,昂热十六岁。经过孤独的童年和少年岁月之后,昂热第一次遇见了同样身怀龙血的人。梅涅克推荐他加入秘党,成为狮心会的第一批会员。可连梅涅克都没有想到他发掘的是如此优秀的血裔,这个从哈罗盖特小城中走出来的少年最后会成为秘党领袖和巨龙的终结者。 对昂热来说,梅涅克就像他的兄长,狮心会中的每个人都是他的家人,因为有了这些人,他终于能从孤独中挣扎出来。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在剑桥读书,暗地里参与秘党的活动,他的魅力得到最大的绽放,女生们对他青眼有加,男生们以跟他结交为荣,他是学业和风度俱佳的时尚青年。今天他展现出来的花花公子形象都是那时积累下来的底子。

  • 后期经历

今天的狮心会不过是卡塞尔学院中的一个学生社团,而在当时它是秘党的青年团,世界上最优秀的屠龙者小队。狮心会给予昂热的不仅是友情,还有光荣和梦想。所有人都认为狮心会是秘党的希望之光,而梅涅克·卡塞尔毫不疑问会成为下一任的秘党领袖。但剧变忽然间就到来了,在被称为“夏之哀悼”的事件中,秘党本部卡塞尔庄园遭到龙族的夜袭,一名龙王级别的敌人混进了庄园内部,而死侍群从外面包围了他们,狮心会陷入死战。 “夏之哀悼”是秘党的最高机密,上百年过去了,秘党没有对校董会以外的任何人公布事件的调查结果。但种种证据表明龙类确实发动了那么一场夜袭,他们直接从核心突破,本该彻底地摧毁秘党。但有一个人力挽狂澜,绝世的天才梅涅克·卡塞尔竟然爆发出匹敌龙王的力量,和龙王同归于尽。 历史上最伟大的屠龙者家族卡塞尔家族从此衰落,再也没有人能继承它的光辉。狮心会也全军覆没,希尔伯特·让·昂热和弗里德里希·冯·隆是幸存者。 昂热与龙王近距离接触过,受伤之后跌入了地窖,处于假死的状态。他于第二天早晨复苏,见证了一生中最悲惨的景像:尸体堆积如山,人类和死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相互拥抱,它们并非谅解了对方,而是抱在一起撕咬。唯一站着的人是梅涅克·卡塞尔,可那只是一具尸体,拄着破碎的长刀。在那之前昂热大概从未想到人类和龙类之间的战争是那样的决绝,那样的残酷,那样的血流成河。在这场战争里只有一方能活下来,哪怕你身上能动的只剩下牙齿,你也要爬过去咬断对手的喉咙。

  • 回忆

昂热用双手从尸堆里挖出了自己的朋友们,把他们烧成灰烬。他埋葬了那些灰烬,也埋葬了自己的往事。秘党找到他的时候他独自行走在旷野中,就像行尸走肉,他获救之后只说了一句话,“世界原来是这么残酷的”,然后晕倒。当年的医生说不敢想象这样一个重伤濒死的病人曾有那么大的活动量,徒手挖出那么多具尸体再收集木柴举行盛大的火葬,医生说必然有某种惊人的精神力量支撑着这个身体千疮百孔的年轻人。之后昂热沉睡了整整一年才再度苏醒,医生几乎以为他不会再醒来了。 但他苏醒之后并未消沉,而是表现出惊人的活跃。在“夏之哀悼”中秘党精英损失惨重。年轻的希尔伯特·让·昂热忽然崛起,直接踏入秘党高层掌握大权。某种程度上说,他是“夏之哀悼”的受益者。但这没给他带来任何欢喜,以前那个优雅活跃自负才华的昂热消失了,只剩下孤高而铁腕的权力者。老花花公子只是他用来伪装自己的面具,他心里只有一个孤独的复仇者,始终提着尖利的铁刃。他不断地巩固自己的权利,培养亲信,把控整个卡塞尔学院,以便在屠龙的时候能调动最精锐的团队。这招致了校董会对他的不满,但昂热是不可替代的,他是从地狱回来的人,所以他再也不惧死亡。 他曾经孤独和贫苦,却因为跟梅涅克·卡塞尔的相遇而改变了人生。一夜之间获得了荣誉、梦想、朋友,甚至家庭,却又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这一切,再次被封闭在孤独的深渊里。龙族夺走了他的一切,他决意复仇。医生所说的‘某种惊人的精神力量’是仇恨,龙教会了他世界的残酷,从那一刻起他蜕变为世间最恐怖的屠龙者。龙族应该后悔让那个男人活了下来。 虽然在100多年前屈居二线,但他的血统纯度只低于当年的梅涅克,经过1个世纪的锻炼,他的言灵甚至可以作用于龙王。他是秘党中最强的屠龙者,没有之一。天才已经重新聚集,现在的秘党甚至比100年前更加强大。 所以每个人都说“不要与昂热为敌”,那种男人心里藏着煤矿,怒火被点燃就再不熄灭,直到烧死敌人,或者烧死自己。

  • 现状

现已被疑似奥丁或楚天骄的白袍人重创,躺在急救舱内,已经被认为“半条命在死神手里”。

武器

  • 冷锻花纹钢炼金折刀

原材料为逝去的天才梅涅克·卡塞尔所用的长刀刀头。 在龙族世界观中,冷锻花纹钢是已经失传的炼金技术,疑似只有已经衰落的卡塞尔家族拥有该技术。 在第二卷中证实其对龙族们具有与贤者之石相同的效果。

能力

  • 体术

昂热的强大有绝大部分在于其高纯度的血统与其堪称BUG级别的言灵·时间零,但原本进入狮心会时他就接受了多方面的指导,加之曾在日本剑道馆学习日本剑术“二天一流”,且达成了最高等级的“十番打”。

别称言灵·永恒(第一卷)、言灵·时零(第二卷)江南老贼你就是把老校长给忘了吧你,还强制半便当伺候,被称为言灵中的悖论。 其效用是将自己领域的时间流速成倍放缓,以达成令自己加速的目的。经过百年多的练习,这个恐怖的言灵已经可以作用于龙王。

  • 第一卷中,昂热邀请路明非狙击青铜与火之王康斯坦丁时称“只有你能免疫我的言灵·永恒”。
  • 第二卷中,声称讨厌汉高的言灵·圣裁,但汉高表示自己已经无力与昂热为敌。“中庭之蛇”过山车事件中称自己的极限为将6秒放缓50倍,即将6秒放缓为5分钟使用。
  • 第三卷中提出犬山贺拥有唯一克制时间零的言灵·刹那,因其效果为成倍提升自身速度。

人际关系

学生项中为昂热校长对学生们的评价,其他项为其他角色对昂热的评价。

剧透注意!

“他很棒,我只需要对他微笑就行了。”

    • 楚子航
      • 有关血统:“不,是在自己的身体里炼制硝化甘油!”——副院长进行楚子航血样与昂热血样混合实验后惊呼“简直是王水!”时阴沉反驳。
      • 有关人生观:“是个疯子,是柄不断锤炼自己的剑。对于剑而言,存在的意义只是斩切。敌人和宿命,一起切断就可以了。斩不断的,就再斩。所以我从不担心让楚子航经历失败,每一次失败都令他更加完美。所以我总是派他去执行最危险最扯淡的任务,给他无穷无尽的危机。”
    • 恺撒·加图索

“有点叛逆,无视一切人,包括他的父亲。他很自信,相信自己必定是世界第一。有一天他一定会跑来挑战我吧?在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从不赞美他,但派他去执行最重要的任务。他需要成功,越成功他就越自信,越自信他就越强。”

“你们真的认为这家伙是个废柴么?错了,芬格尔·冯·弗林斯,曾是学院‘A’级学生,曾经参加过多次任务,使学生中最有经验的专员。后来他不再执行任务只有一个缘故,他在一次任务中受伤很重,甚至影响到他的记忆和神智。你们现在所见的并非他的真实状态……虽然确实以前他也很乱来但不像这样。十年前我眼里的他,就像现在我眼里的你。” ——《龙族第二卷:悼亡者之瞳》 第十四幕 新屠龙团(节选)

“阿贺,我是个教育家啊,我用不同的方法教育不同的人。”昂热忽然不笑了,“你从没想过我给你制定的教育计划是什么么?” 犬山贺愣住了。 昂热直视犬山贺的眼睛:“阿贺,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眼睛里有种东西,知道那是什么么?” “什么?”犬山贺下意识地接话。 “那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似得说话,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被别人的话题牵着走。” 犬山贺唯有闭嘴,连随口接句话都会被昂热骂,在干女儿们看来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是男孩的悲伤,”昂热说,“当时我想,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出身于一个黑道家族,工作是给港口的美国水兵介绍日本妓女,为什么会有干净的悲伤呢?” 犬山贺警觉地扭头,想要避开昂热的视线。他已经是个老人了,老人会把往事这种东西封存起来再不去想,咀嚼着往事发狠是小男孩才会做的事。 犬山贺不想让人窥探那些往事……可昂热的目光穿透他的瞳孔看进他的心里来了,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他、嘲讽着他。 “别躲,阿贺。一个人可以躲避世间的一切魔鬼,但惟有一个是他永远无法摆脱的,那就是懦弱的自己。”昂热的声音厚重低沉。 “我收集每个学生的档案,我也悄悄查过你的身世。二战之前犬山家是蛇岐八家中最弱的一支,因为赚皮肉钱而被其他家族看不起。你父亲是侵略战争的支持者,整天跟激进派的青年军官们混在一起。他想做些大事来证明犬山家不是靠女人吃饭的家族,但日本战败了,在天皇宣布投降的当天,他切腹自杀。你家除了你只有两个姐姐,其他家族也把手伸进风俗业里来,抢犬山家的女人和生意。你的长姐犬山由纪死于一场街头斗殴,为了捍卫所剩无几的尊严。仇家还要求你们家交出惟一的幼子来谢罪,那个没用的继承人就是你。”“不,不要说!”犬山贺红着眼睛吼叫。 “你的二姐四处求助但家族中的人没有伸出援手,蛇岐八家都等着看犬山家的结束,等着变成蛇岐七家。但你二姐最终还是想出了办法来拯救家族,她把以容貌出名的自己献给美国军人,于是美国军方答应保护你破落的家族……” “不……不要说下去了!”犬山贺瑟瑟发抖,面若死灰。 “懦弱!”昂热狠狠一巴掌抽在他脸上,“连听都不敢听,又怎么面对?又怎么打败它?” 犬山贺呆若木鸡。 “那时的你十八岁,是个穿着破和服的大男孩,下雨天跑在泥水里,怀里揣着几张用颜料画过的黑白照片,在妓女和美国人之间牵线。如果他们勾搭上了,会给你几块日币当酬劳。你是犬山家最后的男人,固执地坚守着风俗业。你家的祖宅里住进了一个美国上校,他是你姐姐的恩人,也是她的情人。每天他都玩弄你的姐姐,不付任何钱,这是他帮助犬山家的回报。你不敢回家,你不愿意看到那一切,你发誓有一天要杀了美国上校,还要重返蛇岐八家,让他们为你大姐的死付出代价。”昂热一把抓住犬山贺的头发,“可你这个懦夫做不到!你从心底深处觉得自己做不到!” “你那么卑贱,甚至无力自保,可你对妓女很好,为了给她们争取利益而被嫖客殴打。在你眼你为钱出卖自己的妓女就像那个你不愿再见的二姐,你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为你的‘做不到’赎罪。” 女孩们都跪下了。他们对家族的往事知道很少,从未想过今天威风凛凛的家主曾有那么糟糕的童年,站着听这种悲伤的故事是对家主的大不敬。 “但这就是力量啊,阿贺!”昂热拍打着犬山贺那张苍白的脸,“你在我的学生中里绝不是资质上等的那种,但你有力量藏在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敌得过悲伤和愤怒,只要有一天那悲伤和愤怒强到突破桎梏,它就会变成狮子。我要做的只是唤醒你,把犬山家最后的男孩变成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我从不鼓励你,因为鼓励你没用,鼓励你只是姑息你,只是帮你忘记痛苦。我一次次把你打倒,侮辱你,嘲笑你,让你记住自己的弱小,让你记住这世上曾有你‘做不到’的事,让你永远铭记悲伤!就让老师成为你人生里最大的恶吧,你会为了打倒我而把命豁出去!我一直等着你内心的狮子咆哮。” ——《龙族第三卷:黑月之潮(中)》 第五幕 荆棘丛中的男孩(节选)

    • 其他人物
    • 梅涅克·卡塞尔:“这是我们人类逆转的关键。”——第一次看到昂热使用言灵时的惊叹语,“夏之哀悼”后昂热表示“后来的一切证明了我们仍然小看了龙族。”
    • 汉高:“我已经老的快进棺材了,可他却仿佛还年轻。”
    • 守夜人副院长:“你要的是毁灭,对于毁灭之后的事情你什么都不想,你在发狂的边缘。你以为你是谁?复仇女神?”——昂热:“你错了,是复仇男神。别以为只有你会讲烂笑话。”
    • 橘政宗(邦达列夫):“与那么多知名的屠龙者同名,他有足够的资本高傲。”
    • 庞贝·加图索种马:“哦哦,别急别急,兄弟间有什么话不好聊呢?”——昂热:【举起桌子】少废话,你以为茶杯和烟灰缸都没了我就没东西砸你?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