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梦违科学世纪 ~ Changeability of Strange Dream.

ZUN's Music Collection > 梦违科学世纪

  • 萌娘百科东方Project板块仍在建设中,欢迎您参与编辑词条!您可以加入QQ群:419617651以更好地与各位编辑者们共同编辑!
  • 为了您更好地参与到编辑中来,请阅读东方系列条目编辑指引
点此查看最近日程
  • 2018年11月23日 松本 第七回 「东方信州祭」
  • 2018年12月16日 甲府 第十三回 「东方甲州祭」
  • 2018年12月22日 北京 北京大学 第五回 「东方幻想指南」
  • 2018年12月23日 长沙 第一回 「东方烛夜凝」
  • 2018年12月31日 南京 第一回 「东方桨灯影」
  • 2018年12月12日 平和的一天
  • 2018年12月13日 平和的一天
  • 2018年12月14日 平和的一天
  • 2018年12月15日 教授之日、天狐之日、阿燐之日
  • 2018年12月16日 咲夜之日

点此查看全年日程


夢違科学世紀 ~ Changeability of Strange Dream.
ZCDS-0003.jpg
专辑封面
出品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发行地区 日本
发行日期 2004年12月30日(C67)
商品编号 ZCDS-0003
系列 ZUN's Music Collection
ZUN's Music Collection
前一作 本作 后一作
蓮台野夜行
(2003)
夢違科学世紀
(2004)
卯酉東海道
(2006)

梦违科学世纪 ~ Changeability of Strange Dream.夢違科学世紀 ~ Changeability of Strange Dream.,ゆめたがえかがくせいき,Yumetagae Kagaku Seiki)是由上海爱丽丝幻乐团演绎的音乐专辑,ZUN's Music Collection的第三弹(ZUN's Music Collection Vol.3)

目录

曲目及BK内容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由上海爱丽丝幻乐团演绎的幻想与激烈的音乐集第三弹
一只月兔和一辆探索月亮车
——这是个幻觉、真实、好梦抑或是噩梦?
我在想,那到底是谁的坟墓?
曲序 曲目 时长
1. 童祭 ~ Innocent Treasures 5:09
2. 華胥の夢 5:31
3. 上海紅茶館 ~ Chinese Tea 5:17
4. ヴォヤージュ1969 3:59
5. 科学世紀の少年少女 3:25
6. 永夜の報い ~ Imperishable Night 3:31
7. 夜が降りてくる ~ Evening Star 4:34
8. 人形裁判 ~ 人の形弄びし少女 5:55
9. 夢と現の境界 4:43
10. 幻想機械 ~ Phantom Factory 4:00
11. 幽玄の槭樹 ~ Eternal Dream 3:02
总时长:
-
01. 童祭 ~ Innocent Treasures(童祭 ~ Innocent Treasures)
来源:《東方の夜明け[1]
不同的梦,是幻之朝雾中世界的记忆。
现世,构筑于徐徐崩去的沙土之上。
空想的梦,描绘了古老的幽玄世界的历史。
白日,照在逐渐沉没的街市里。

(黎明即将到来。在幻之朝雾中黎明即将到来。
  我在和幻想的世界中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孩子们都非常快乐。大家都在欢笑)

是幻想吗,是空中楼阁吗?
在黎明前,这场梦,蝴蝶之梦。

(……最后一次看到还能这样欢笑的孩子究竟已是多久之前。
  闻所未闻的不可思议的歌曲,不可思议的舞蹈。看来今天似乎是节日的样子。
  我想,总有一天我也要住进有这些孩子们的笑脸的国度)

不同的梦,是幻之红屋里闪烁的异彩。
现世,构筑于毫无血色的石块之上。
空想的梦,描绘了古老的美丽都市的童话。
白日,照在越发肮脏的街市里。
02. 華胥の夢(华胥之梦)
Paradisiacal Daydream(天堂的遐想)
「——对了对了,就是呢。昨晚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哦」
「……我说,又是说梦吗?」
「因为……今天就是为了说梦里的事情才叫你来的啊」
   
我的名字叫玛艾露贝莉·赫恩。在这个冥暗的街市里经营着一个神秘俱乐部(Occult Circle)。和普通的俱乐部不同,我们的俱乐部不进行那些正规的灵能活动,就是所谓的不良俱乐部吧……。而且说是俱乐部,俱乐部成员也就两人而已呢。

「我说,你这样像说其他人的事情一样说自己的梦,不会觉得是很令人头疼的事?」

那些事情都无所谓了,实际上我拥有很厉害的能力哦。我们这个家族从以前似乎就是很有灵感的一族呢……。
我能够看到世界中的结界,也就是那些境界线。俱乐部活动的内容就是寻找境界线的缝隙,从那些缝隙中尝试着飞到其他的世界当中。就是所谓的神隐吧。
   
……虽然这是被禁止的。
只是最近,我似乎看到了各个世界里的梦……
   
「拜托了,如果不向你诉说梦里的事情并一起讨论的话,
  我都要分不清哪个才是现实中的我了」
03. 上海紅茶館 ~ Chinese Tea(上海红茶馆 ~ Chinese Tea)
来源:《東方紅魔郷 ~ Embodiment of Scarlet Devil
在一片深绿色的那头,有一座鲜红色的房子。
房子的周围环绕着的是深绿色和……闪着银白光辉的湖……
多么美妙的景观啊
虽然如此的鲜红,不知为何却与自然溶为一体。
四周到处是这样的色彩,给人一种孩子般的感觉……我非常喜欢。

是不是再稍微靠近一点看看呢?
突然的到访会不会很失礼呢?
而且,眼前的这座房屋会接受我吗?
不过,为何在梦里也会感到恐惧。我可真是的。

……啊,那里的仆人出来了。
我去向那个人问问看吧?
告诉她,我想向这个美丽的房子的主人问个好。
04. ヴォヤージュ1969(Voyage1969、旅人1969)
1969, from Cape Canaveral(1969年,从卡纳维拉尔角[2]
来源:《東方永夜抄 ~ Imperishable Night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相同的风景。
太阳也已经落山,脚下的路也难以分辨……

夜晚的竹林原来是如此容易让人迷路的地方呢。
时不时从远处听到几声不可思议的鸣叫声。是野兽吗,还是……
怎么办呢?很头疼啊。
难道就要这样在竹林里彷徨下去最后饿死吗?
还是,会被妖怪给吞噬掉呢?还有很多想要去做的事情在等着我啊。

我…漫无目的地彷徨着。
轻松地想着“要是饿了的话就吃点竹笋也不错呢”什么的。
——反正这是在梦里呢。
但是呢我,就在那个时候才发现。天然的竹笋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我根本不知道呢。
只看到过合成产品的我。原来只知道竹笋的味道而已……

束手无策的我抬头望了望天空。
满天的星空。
这时的我第一次开始羡慕你的双眼。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立刻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对吧,一定不会迷路对吧。

就在我刚刚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传来一阵恐怖的笑声!
05. 科学世紀の少年少女(科学世纪的少年少女)
21st Century Boy and Girl(21世纪的少年少女)
「这些,就是在红色的房子里得到的蛋糕和……在竹林里拣到的天然的竹笋哦」
「咦?不是梦里的事情吗?梅莉」
从刚才就一直在听我说梦里的事情的人叫宇佐见莲子。她可是只有两人的俱乐部成员中的另一人哦。俱乐部活动几乎都是在她的行动力之下诞生的。莲子呢,只要看看天空就能判断出现在所处的位置和时间。我很不喜欢这个。

  另外,莲子称呼我为梅莉。似乎用这个国家的语言发音读我的名字很困难的样子。她不会已经忘记了我的本名了吧?

「是梦里的事情啊。刚才我不是就已经说过了吗」
「……如果是梦里的事情的话,为什么梦里的东西会出现在现实当中呢?」
「所以说,才要找你商量啊」

我现在……开始不明白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了。平日里那些梦大部分都是最后被妖怪追逐然后完结的。要说是恶梦也的确是恶梦没错……。
但是,梦中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就跑到我手上来了,说不定现在我们这样的交谈才真正是场梦……
   
「让我来告诉你吧,梅莉。那已经不再是竹笋了哦。成长到那样的竹笋已经
  坚固得无法再食用了」
  但是,如果恶梦能够变成好梦的话,比起现在的现实来……
「天然的竹笋啊,在它还很美味的时候都会藏在土中以保护自己哦」
06. 永夜の報い ~ Imperishable Night(永夜的报应 ~ Imperishable Night)
来源:《東方永夜抄 ~ Imperishable Night
我拼命的奔跑着。虽然只是在梦里呢。
因为即便不知道究竟,但刚才的笑声给人的感觉很明显不是人类。
我的本能告诉我——快跑!

但是,竹林却微妙的倾斜着,让我的平衡感也随之混乱。
虽然当初是打算笔直地奔跑的,但最后的结果又如何呢?

虽然感觉跑了很久,却不知为何周围出现的总是那些熟悉的景色。
这个竹林是无限延伸的吗,还是说我根本就是一直在原地打转呢
……其实不管是哪个都一样呢。

像莲子的“客观的来看明确的真实是存在的”那样的想法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东西了。

真实与否是存在于主观当中的。
如果出现的是自己熟悉的景色的话——这里就是“那个”地方。

所以,我才会奔跑。
因为,“梦境”根本就不是“现实”的反义词。
最近的常识则把两者看成同义词呢。
即使是在梦中,也必须逃避那些不明身份的东西。因为那是真实的。

我所专攻的就是那样的相对性精神学。
而莲子则是超统一物理学。最近在做“连结”方面的研究,还顺利吗?
07. 夜が降りてくる ~ Evening Star(夜幕降临 ~ Evening Star)
出处:《東方萃夢想 ~ Immaterial and Missing Power
但是……很不可思议呢。
虽然像你这样的上个世纪的人……的确有很多是把现实和梦境当成相反的东西来对待的,
不过在更更遥远的过去的那些古人们,据说是不区别梦境和现实的呢。

然后到了现在,虽然区别梦境和现实……但却把两者当成相同的东西看待。
现在的现实和梦中的现实,现在的我和梦里的我,各自存在着。

深夜时的蝴蝶是自己吗,白昼时的人类是自己吗……
以现在的常识来看,两方都是自己呢。

虽然觉得已经逃跑了很久,但却完全没有累的感觉。
是因为我现在的移动就如同在空中飞一样吗?难道是我变成蝴蝶了吗?

不过,这场深夜的追逐终于也要到最后冲刺的阶段了……

——我停下了脚步。
因为,在前方不远的竹林深处正闪着红光呢。
那光中充满了不吉之色,完全不像是现实中的发出的光。
恩,用你比较容易理解的话说就是……
和铷在燃烧反应时放出的光的颜色[3]很相近吧……

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会发光的竹子,那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东西啊。
我一边留意着背后,一边慢慢的向发光的方向望去。
08. 人形裁判 ~ 人の形弄びし少女(人偶裁判 ~ 玩弄人偶的少女)
来源:《東方妖々夢 ~ Perfect Cherry Blossom
啊啊,真不敢相信我究竟看到了什么!
现在已经灭绝了的山犬[4]和河童,明明在现在这个时代可以从3DCG当中见到……
即便如此,眼前那样的生物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比山犬要更大,像老鼠一般黑色的生物。只有双眼放出红色的光。
……不对,是不是兔子啊?眼睛是红色的。
但是,那样的话双眼长的位置又很奇怪了呢。
像这样……在正面长着两只呢。就跟你的双眼一样。
虽然说起来人类大部分都是那样的。

脸的话基本上和人类的大小相同。
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人类的脸?说起来的确是人类的脸呢。脸的话……一定没错。
长着人脸的大老鼠,你……知道有这种动物吗?

——就在那时,大老鼠发出了曾经听到过的恐怖的声音。
果然,一直追着我的就是这只大老鼠呢。
但是,现在的它并没有往我这里看。而是向着红光的方向。

是的……将周围的景色染成鲜红的……根本就不是那只大老鼠的眼睛啊!
竟然……另人害怕的大老鼠在畏惧着那红光。
我把脸……转向了发出红光的地方……
09. 夢と現の境界(梦境和现实的境界)
Wake up Mysterious Girl(唤醒神秘的女子)
「你看,这个就是那只大老鼠和女孩子离开之后落下的纸条哦」
「我说,这真的只是……梦里的事吗~?」

  和大老鼠对峙的红光,竟然是一个女孩子呢。是那个女孩子在发出红色的光呢。要是问她为什么会发出红光的话,其实一目了然的,那个女孩子呢……全身都被火包围着哦。

不对,那样的表达方式并不正确。应该说是……从全身冒出火来会比较准确一点吧。 深红色的火焰从女孩的身体里向斜上方扩散开去,就好像展开双翼的鸟一般……

那光中闪烁着的妖异与不吉之感,是长着人脸的大老鼠根本就没法比拟的。大老鼠它,仅仅只是看到女孩举起手来就害怕的不得了,最后逃走了。

「所~以~说,梦和现实是相同的东西哦。我不是一直一直都这么对你说吗。在我看来,
  遇见你的现在也许才是梦中的现实也说不定……」
「好了好了。关于梦世界的故事我已经听你讲过了。你也冷静一下吧,梅莉。
  归根到底,那个女孩子是谁?在那之后又怎么样了呢?」
「不知道。那之后,大老鼠逃走了……女孩也就离开了。
  而我呢,一直都藏在一个不会被大老鼠和女孩发现的地方呢。
  什么?你问为什么大老鼠被赶走之后我还要藏着?这个嘛……」

我从正面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双眼。那是一双毫不劣于那只大老鼠的……红眼——
「——因为她,不是人类」
10. 幻想機械 ~ Phantom Factory(幻想机械 ~ Phantom Factory)
原曲名:「幻想科学 ~ Doll's Phantom」
来源:《秋霜玉
  结果,梅莉只是说完了她在梦的世界里经历的事之后,就一个人满足的回去了。我看着梅莉交给我的那几件物品,整理着头脑中的问题。梅莉虽然说梦境和现实是相同的东西, 但那不可能。就算现在的相对性精神学里的常识是那样说,但那最终也只是精神世界里的问题,梦里的物体要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那将会很麻烦。质量守衡定律将不再存在,熵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确信了。梅莉其实是在她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飞到结界里面去了。把那里的事情当成了梦境,深信不疑着。现在,应该在离结界的内部非常近的地方了吧。难不成梅莉看的能力变成了操控的能力…………虽然我觉得这不可能。最近,可能俱乐部活动真的弄的太多了吧。
  这样下去的话,也许会在梦中被妖怪吞噬也不一定,也有可能会遭遇神隐。梅莉的精神现在正在各种世界之间摇摆着。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时候,一旦她本人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梦的话,也许就再也回不到这个世界里来了。也许会坚信这个世界其实才根本就是一个梦境。虽然她本人并没有察觉,但现在的她其实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

我能想出的谈话手段有两个。

把这些东西都扔掉,让她坚信那完全是场梦,是个幻觉这个方法。
那样的话,她就将无法再进入那个现实中的梦境了吧。梦境和现实是不同的东西。

另一个方法则是……

告诉她那并不是梦境,让她强烈的意识到那其实是另一个世界这件事,让她从梦中醒来这个方法。
那样的话,她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梦中的世界里了。
只是……也有可能会无法回到这个世界当中。

梅莉会觉得哪个方法好呢?对我来说哪个才是最好的解呢?
……那种事不是早就定好了嘛。
11. 幽玄の槭樹 ~ Eternal Dream(幽玄的枫树 ~ Eternal Dream)
原曲名:「Eternal Dream ~ 幽玄の槭樹
来源:《東方永夜抄 ~ Imperishable Night
「真是,每次莲子叫我出来结果都要迟到」
「梅莉,不是只迟到了3分15秒吗,好可惜啊」
「什么叫好可惜啊?说起来,今天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俱乐部活动啊。好不容易才有全体俱乐部成员到齐的日子呢」
「虽然说只有两个人呢……好吧,又发现什么类似入口的地方了吗?」

  结论只有一个。梅莉所说的梦中的世界。
  美丽的自然和那一丝丝的神秘。

  远离人烟的深山中的神社,
  看起来很高兴的在玩耍着的孩子们,
  深深的绿色,闪着银白光辉的湖,
  红色的房子,树阴下的茶会,
  广阔的让人迷路的竹林,天然的竹笋,
  让人类疯狂的满月,
  长着人类的脸却不是人类的生物,
  还有那……妖异的火鸟——

……只有梅莉一个人能看的话太不公平了!

「当然,别的世界的入口的话的确已经被我发现了哦。
  你看,因为有了这么多的线索呢」
「你说线索……这些不是我梦里的东西吗,莲子」
「所以说,我们去探寻梅莉梦中的那个世界啊。
  听我说,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孩子们看起来不快乐……
  梅莉你知道吗?」

「?」

「是因为像你这样想的学者,
  让他们把梦境和现实看成了同一种东西的缘故哦。
  是因为把梦当成单纯的脑所看到的虚象,插入现实当中的一种生理现象的缘故哦。
  在主观之外有着能够相信的客观存在。有绝对的真实存在。
  主观是真实?你所说的事情根本就是矛盾的。那个学说是错误的。
  证据就是,你不正是因为不认同主观所以才会做梦的吗?
  梦境和现实是不同的。所以才能够为了把梦境变成现实而努力。
  所以——孩子们才会欢笑啊。
    来吧,睁开双眼吧。
    梦,是可以变成现实的。
    让我们一起把梦境变成现实吧!」

后记

也许这是我们的初次见面也说不定,我是ZUN。 经营着一个只有神主一人参与的乐队——当然是骗人的。 是博丽神社的众人们和神主一起经营着的。

这次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当中,诞生出了这样一张CD。说起来,已经是第3张了呢,哎呀呀,实际上是一张让人不怎么舒服的CD。来吧,让我们先交叉手指这样放松一下。

那么那么,来说说正题。实际上这次,也是尝试着从过去的很多作品当中广范围的选择了一些曲子。但是基本上STG的曲子偏多,结果却是激烈得让人感到疲惫呢。大概都是些不能单独拿出来听的曲子……真的不能拿出来听吗?所以就这样给了它们另外一个故事(意义),因为在游戏里,它们已经被赋予到了游戏的剧情当中了呢。世界总是平衡的哦。

第一曲的“童祭”是前些日子里的演讲活动当中,我的入场主题曲呢。虽然我给各种角色写过主题曲到现在,让我写自己的主题曲还是非常为难的一件事呢,结果也微不足道。实际上这个曲子是有歌词的,虽然说曲子的评语部分就能当成是歌词。在梦和现实中交互穿行的歌,结果到最后什么才算是真实呢。

不过,对于秘封俱乐部的那两个人去了哪里,有感到些不安吗……对对,文中的梅莉和莲子二人,她们结成了一个被称为“秘封俱乐部”的迷之俱乐部,进行着诸如此类的神秘活动。虽然详细的情况一切都无从得知,但是伴随着科学的进化就无法再吃到天然的竹笋了吗?真可怜啊。

但是,也许能喝到朱鹮做的酱汤呢。(虽然是)合成出的。

那样一想的话,未来真的是洋溢着现代人梦想的世界啊。

外面总有些什么吵闹个不停没法好好的玩耍,在家中对着网络的话又不得不去想象其他人当时的感情(这个对于大人来说都很难),也没有能纠正错误的大人在旁边,有时只要稍微出点摩擦就立刻和对方断绝来往。现今的网络对于孩子的影响太大,也许已经让他们没法再孕育出能正常的和其他人交往的能力了。

不过,即使是在这个孩子们的心胸已经逐渐变的狭隘的国家里,说不定有朝一日大街上也能洋溢着孩子们的笑脸呢。(虽然是)合成出的。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ZUN (喜欢竹笋)

注解

  1. 2004年在明治大学举行的东方Project讲演会进出场时的BGM,ZUN的主题曲
  2. 卡纳维拉尔角,美国著名航空海岸,肯尼迪航天中心和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均坐落于此处。美国的航天飞机都是从这两个地方发射升空的,所以卡纳维拉尔角成了它们的代名词。维基条目:卡纳维拉尔角
  3. 铷的焰色反应
  4. 山犬,是指在古日本曾经栖息过的一种小个子的狼。

参考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