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兰斯洛特(Fate)

大萌字.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27078218 p0.jpeg
P站id:27078218
基本资料
本名 ランスロット
(Lancelot)
别号 湖上骑士、骑士之花、兰斯洛特爵士、狂犬、黑雾之狂战士[1]、乱·素玄人[2]、人妻斯洛特、岳父、兰叔、长江、NTR骑士、黑洞剑法、懒死骆驼、3D骑士、长江骑士、梅花J
发色 紫发
瞳色 紫瞳
身高 191cm
体重 81kg
起源 【傍迷惑】[3]
阵营属性 秩序·善·地(Saber)
秩序·狂·地(Berserker)
声优 置鲇龙太郎
萌点 悲剧、圆桌骑士、狂战士、虔诚、温文、变身、爵士、抖M、王厨、相爱相杀、背叛、爸爸[4]
印象色 浓绀
特技 武艺、骑马
所好之物 礼节、传统
所恶之物 告诉他人真实的想法
天敌 伊斯坎达尔
出身地区 法国
亲属或相关人
亚瑟王桂妮薇儿加拉哈德玛修·基列莱特特里斯坦
间桐雁夜吉尔伽美什
相关图片
はは、この私が、まるで……哈哈,这样的我……
忠節の騎士だったかのようではありませぬか……简直像个忠诚的骑士一样……
——狂化解除后的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TYPE-MOON旗下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在小说Fate/Zero中初次登场。

目录

能力设定

从者面板

职阶 御主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运 宝具 职阶能力 保有技能
Berserker 间桐雁夜 A A A+ C B A 狂化:C 对魔力:E
精灵的加护:A
无穷的武练:A+
藤丸立香 A A A+ C B A 狂化:C
对魔力:E
精灵的加护:A
无穷的武练:A+
魔力逆流:A
Saber 藤丸立香 B A B C B+ A++ 对魔力:B
骑乘:B
湖上骑士:A
无穷的武练:A+
骑士不死于徒手:A++

技能

  • 职阶能力
狂化:C
Berserker时
除了幸运与魔力外的能力参数上升一个等级。但提升等级的话就会失去语言能力,也不能进行过于复杂的思考。
  • 保有技能
对魔力:E
Berserker时
因为持有除魔的戒指而拥有对魔力,但由于狂化而等级下降。虽然不能使魔术无效化,但多少能降低伤害。
精灵的加护精靈の加護):A
来自精灵的祝福。在危险的局面中优先地召来幸运的能力。但只能限定在能建立武勋的战场中发动。
无穷的武练無窮の武練):A+
在某个时代号称无双的精湛武艺。使心、技、体完全的合而为一。不论在何种精神制御(包含狂化)下都可以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战斗能力。

宝具

騎士は徒手にて死せず(ナイト・オブ・オーナー)/骑士不死于徒手(Knight of Honor)
等级:A++
种类: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1
最大捕捉:30人

赋予手中的东西“自己的宝具”这样的属性的宝具能力。不管什么武器、怎么样的兵器(例如铁柱、战斗机、枪支都是)都能在手中用魔力围绕使之成为相当于D级别的拟似宝具(这时候,作为对象的武器会被Berserker的黑色魔力像叶脉一般缠绕)。手中获得宝具的情况,原本就是D等级以上的话就将以原本的等级置于他的支配之下。但是,这个能力的适用范围原则上只限于他认知为“武器”的东西(比如说、尽管战斗机可以化为宝具但航空母舰被认知为“运送武器的东西”因而无法宝具化)。

因为费洛特的策略,而在没带剑进行战斗的困境中,用树枝打倒费洛特的小故事的具现化。

己が栄光の為でなく(フォー・サムワンズ・グローリー)/不为一己之荣光(For Someone's Glory)
等级:B
种类: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0
最大捕捉:1人

能够隐藏自己能力值的能力。可以变身为其他任何可以建立功勋的骑士,Berserker职阶时由于狂暴化,该能力劣化成了伪装。平时笼罩Berserker的黑色烟雾,就是这一能力的劣化形态的表现之一。(使用一划令咒能让Berserker正常发动变身一次,但变回来还得用一划)

兰斯洛特过去曾多次变装隐藏身份出行冒险并获得胜利的荣誉,同样也是由此传说具现化。

 
阿隆戴特
無毀なる湖光(アロンダイト)/无毁的湖光(Aroundight)/无悔的长江
等级:A++
种别:对人宝具
距离: 1~2
最大捕捉:1人

通过封印其他宝具初次解放兰斯洛特的真正宝具。与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成对,同为湖中精灵托付给人类的宝剑。因为有着相同起源,其坚韧能与誓约胜利之剑匹敌。两者有着相似的设计,剑身皆有精灵文字的刻印。此剑的特征是有着如同月下闪耀湖水般的光辉、绝不会毁坏的刀刃。 能配带这把剑是当代最强骑士的荣誉象征;但由于兰斯洛特曾以此剑斩杀圆桌骑士,因此使其丧失圣剑的资格,被归入魔剑。

抽出这把剑的时候,兰斯洛特全部的参数值提升一个等级,全部的ST判定中成功率变成两倍。由于有打倒过龙的故事,能够对持有龙属性的英灵追加伤害。

縛鎖全断・過重湖光(アロンダイト・オーバーロード)/缚锁全断·过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缚锁全断·长江电焊
等级:A++
种类:对军宝具

对平如镜的湖光施加过度负荷,使深藏其中的魔力溢出,转用为攻击。本来应当是蓄意不放出作为光之斩击的魔力, 更加贴近在砍中对方时解放出来的剑技。庞大的魔力由湖面溢出,被称其蓝色光芒正如湖水一般。

角色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Garden of Avalon

亚瑟王圆桌之一,《Garden of Avalon》中《骑士们的故事》的讲述者之一。

法兰西出身的骑士,在海峡对岸听说了石中剑与理想之王的传言,被领民与亚瑟进行比较之后,由于不服与好奇而踏上不列颠的土地。

之后,在某次战斗中,兰斯洛特与亚瑟作为友军共同作战。在与王的邂逅中受到冲击,少年王的身姿让兰斯洛特意识到意识到亚瑟之所以为亚瑟王不是靠体格,而是靠其无可动摇的信念。

此次作战之后,兰斯洛特作为友人,被招待至卡美洛城。没过多久就成为了圆桌的一员。

不列颠在神秘退去的大环境下,土地贫瘠、农作物歉收。亚瑟王时代,经常通过兰斯洛特卿从欧洲购买粮食。

由于是来自异国的骑士,对于不列颠这个国家,兰斯洛特更加注重个人。因此察觉到了王与圆桌的异常。对于特里斯坦离去时所言的“不懂人心”极其愤慨。与同样想要为王分忧的王妃桂妮薇儿达成了共识。

亚瑟王时代第十年,兰斯洛特与桂妮薇儿间的不贞关系败露。

阿格规文、加荷里斯、加雷斯死亡。高文在与兰斯洛特的战斗中负伤。兰斯洛特离开不列颠,回到欧洲的领地。

即便如此,亚瑟王原谅了兰斯洛特。

莫德雷德叛乱,兰斯洛特提出援助,被高文拒绝。

此后,兰斯洛特在悔恨中度过了余生。

第四次圣杯战争

以Berserker的职阶被召唤现世。在序盘仓库街战斗中,因为远坂时臣的Archer吉尔伽美什现身,而被Master的雁夜放出战斗。因为宝具“并非为了己身的荣光”的作用使在场的Master看不清能力参数,更凭借宝具“骑士不死于徒手”和精湛的武艺将吉尔加美什射出的宝具自如运用,使吉尔加美什愈发愤怒打算使出更多宝具,远坂时臣因担心英灵真名暴露而以令咒制止,使吉尔加美什愤怒离场。 随后兰斯洛特转而因为生前的执念,向Saber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发起攻击,但Saber由于之前受伤而一直占据下风,在场的迪卢木多(Lancer)因Master肯尼斯的令咒命令不得不跟兰斯洛特一起对付Saber。随后在场的Rider伊斯坎达尔(亚历山大大帝)因看不下去二对一的战斗而对Lancer与Berserker发动攻击。Berserker受到神牛之蹄的多次猛击而重伤离场。


在Caster召唤巨型海魔引起的骚乱中,兰斯洛特凭借“骑士不死于徒手”将卷入骚乱的自卫队F-15J战机化为自己的宝具,与驾驶神话中的辉舟“维摩那”的吉尔加美什展开了激烈的空战。最终用计将吉尔加美什击落。随后再度将目标转向Saber,使Saber在航炮的高射速下无暇对Caster使用宝具。Lancer利用宝具”破魔的红蔷薇“切断兰斯洛特控制飞机的魔力。但兰斯洛特在最后关头脱离飞机并拆下一门机炮,在下降过程中继续攻击Saber,被吉尔加美什射出的宝具击中而再度重伤离场。

之后雁夜受言峰绮礼指使,用令咒让兰斯洛特强行使用“并非为了己身的荣光”因狂化而失去的伪装能力,伪装成Rider的模样袭击了爱丽丝菲尔藏身的仓库将其掳走。同时重伤了护卫的久宇舞弥。舞弥在切嗣赶到后伤重而亡。

战争的最后,兰斯洛特在言峰绮礼的安排下,在冬木市民会馆的地下停车场中突袭四处寻找爱丽丝菲尔的Saber。战斗中头盔裂开而向Saber现出真面目,并解放了最强宝具"无毁的湖光”。疯狂的攻击着丧失斗志的Saber。最终因解放了宝具而使魔力消耗大增,Master雁夜体内提供魔力的刻印虫不堪重负而死,自身的储备魔力也被耗尽而停止了行动,被Saber以剑穿透身体消失。

兰斯洛特临死前的描写(节选)
「即使这样,我还是要得到圣杯。」
泪珠滴落在颤抖的护手甲上,与顺着剑刃滑落的Berserker的鲜血混在一起。
「如果不这样做,我的朋友……如果不这样做,我就根本无法对你做出任何补偿。」
「——真是让人难过。都到现在了,你还为自己战斗寻找借口吗?」
令人怀念的声音。
抬头看去,骑士正用一如既往的,如同平静的湖面般沉稳的目光注视着满脸泪水的王。废弃了与Master的契约,趁着还未消失的间隙,他从疯狂的咒语中解放了出来。
「兰斯洛特……」
「是的,不胜感激。或许,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传达我的思念吧……」
用充满慈悲的目光注视着贯穿了他身体的利剑,兰斯洛特苦笑着继续说道。
「其实……我当时是想让你亲自惩罚我。王啊……我当时真希望你因为自身的愤怒向我问罪……」
背叛的骑士,被称为圆桌破绽元凶的兰斯洛特,向直到最后都不曾责备他的唯一友人悲切地诉说着。
「如果能够被你制裁……如果你能向我要求补偿……那么我也一定会相信赎罪……我一定会相信,总有一天能找到原谅自己的方法。……王妃应该也是同样吧……」
这便是——某个男人和某个女人的后悔。他们怀抱着与王同样的理想,却因为太过软弱而无法贯彻这个理想。
而这二人直到死也没能得到救赎。因为背叛了最为重要的人而深深自责,这一自责,他们背负了一生。
这样的痛苦该去向谁诉说呢,究竟谁该怎样责备谁才能获得解脱呢。
深深地叹了口气,兰斯洛特放松了身体,倒在骑士王怀中。怀中的身体很轻,Saber不禁觉得喉咙发堵。Servant逐渐消失的身体,已经几乎没有了重量。
「虽然是以这样的形式,但最后我还是借用了你的胸口……」
仿佛在小睡中做了梦一般,湖之骑士平静地呢喃、叹息道。
「在王的怀中,王的眼前死去……哈哈,这样的我简直……就像一个忠义的骑士那样……」
「你——不要这么说——」
Saber焦急地回答。在他消失前,自己还有话必须告诉他。她希望他能明白。
不是「简直就像」,而是「根本就是」。
她想告诉他,你就是一位忠义的骑士。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对国家,对王奉献出的真诚。
所以不用再自责了。哪怕那是不能犯的过失。你的品质不是凭这样一个过失就能够颠覆的。
我不想羞辱你,不想失去你。正因为我有这样的愿望,才能够真心否定你犯下的所谓罪过。
这是阿尔托莉雅的真实想法,但——却无法成为那位骑士的救赎。
骑士如同熟睡般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在渐渐消散。眼见他很快就要消失不见,但Saber却依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
「兰斯洛特,其实你……!」
你不是什么罪人——这种话对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就算有人否定了他的罪,但最为纠结于这份罪过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为什么当时没能察觉到他这份孤独的思绪呢。为什么没能将这位骑士高洁的灵魂,从几近疯狂的自责中解放出来呢。
——王不会明白别人的心情——
在离开圆桌的同时听到的这句话——是谁说的呢。
骑士的亡骸没有再多说什么,伴随着最后的残光,他消失了。
「——等……等等……兰斯——」
注视着失去了重量,空无一物的臂弯,Saber呜咽了起来。
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不允许自己发出哪怕一点声音。面对忠诚的骑士的最后时刻,自己甚至没能对他说出一句安慰的话语,现在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哭呢。
王只能是孤独高傲的——
对自己这样说着,寻找救国之路的同时,自己究竟忽略了多少人的想法和苦恼。
英勇献身的高文,殉于使命的加拉哈德,他们在最后一刻都在想着什么呢。他们是否同样怀着后悔和不甘离世的呢。为什么自己就能一口咬定并非如此呢。
Saber泣不成声,仿佛有无数荆棘割裂了内心一般痛苦。
难道说身为王的自己根本不应该高高在上——
如果这样,就不会带来破灭的结局了吗?所有人就能得救吗?
「……还没完。」
从呜咽的喉咙中发出的——是常胜之王执着的声音。
「还能补偿……还来得及……我还有圣杯。我还有能够颠覆命运的奇迹……」
Saber撑着胜利之剑,站起身。
就算无法倾听人心,就算被斥责是孤高之王,那也完全没有关系。
即使如此,只要能亲手为故乡和臣民取得胜利就行了——这便是她所要求自己的,身为「王」必须做到的事情。
只要能得到圣杯,就可以弥补一切,就可以纠正所有的过失。
现在,这个信念,是选择了王者之道的Saber的全部。
带着满身伤痕,Saber迈开了脚步。

虫爷的说法是雁夜鹤野相对来讲更有魔术师的资质,但是雁夜因为断绝了与魔术的关系(因为雁夜觉得间桐家的虫术实在是太丧病了,这也是雁夜甘愿退出追求的原因之一),导致作为赶鸭子上架型的雁夜还是召唤狂阶从者来加强能力,外加虫爷有意是想看雁夜被折磨的样子,因为刻印虫本来就是要消耗雁夜的生命,再来个狂化更能满足虫爷的恶趣味

而且本来虫爷就还有作为一手牌用来以后用,所以才有意让雁夜召唤了狂阶,而且从者在相性上和雁夜有一定相似性,雁夜是到最后才是供魔被抽干了(最后对骑士王时)。

在《拜托了!爱因兹贝伦相谈室》中,兰斯洛特脱口说出“我喜欢的不是桂妮薇儿,而是吾……没什么” 其实原来兰斯洛特也许是想对阿尔托莉雅和桂妮薇儿说:“其实你们都是我的翅膀”之类的话,当然最后是失败了。(大雾)

Fate/Grand Order

Berserker职阶

游戏数据

CV:置鲇龙太郎 人设:こやまひろかず
星级:4 职阶:Berserker
能力面板
筋力 A 耐久 A
敏捷 A+ 魔力 C
幸运 B 宝具 A
保有技能
  1. 无穷的武练 A+
    【赋予自身暴击星集中状态(3000%[Lv.1]→6000%[Lv.10])(3回合)】
  2. 精灵的加护 A
    【自身的暴击星发生率提升(10%[Lv.1]→30%[Lv.10])(3回合)】
  3. 魔力逆流 A
    【自身的NP获得量提升(50%[Lv.1]→100%[Lv.10])(1回合)
    暴击威力提升(30%[Lv.1]→50%[Lv.10])(3回合)】
职阶能力
  1. 狂化 C
    【自身的Buster指令卡性能稍微提升(6%)】
  2. 对魔力 E
    【自身的弱体耐性稍微提升(10%)】
宝具
骑士不徒手而亡[5]Knight of Honor
等级 A 种类 对人宝具
【自身的攻击力提升(10%[100%]→30%[500%])(3回合)
对敌方全体进行强力攻击(600%[Lv.1]→1000%[Lv.5])】
  • 立绘

剧情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第一章 邪龙百年战争

黑贞德召唤出来,为黑贞德方的Servant。

因为将贞德错认为了亚瑟王而对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元帅把Saber认成贞德,这里长江把贞德认成Saber,嗯……都是武内的,最终被我方击败消失。

活动 Fate/Accel Zero Order

在变异的活动特异点F中,Berserker与雁夜依然缔结了契约。

主角等人与雁夜汇合,并乱入了三王宴会,解决了Archer。在解决Archer后,由于雁夜魔力见底无法控制Berserker,因此Berserker理所当然地杠上了Saber,众人为保护Saber制服了Berserker,然而Rider却救走了雁夜和Berserker。

后来,Rider烧了间桐家,救出了樱,雁夜选择牺牲自己带有令咒的右手以救走樱,Rider便一刀砍下了雁夜的右手并稍微做了处理,随后雁夜带走了樱。脏砚回到间桐家后,发现间桐家被大火焚烧,地上有雁夜有令咒的右手,以及失去魔力即将消失的Berserker,气得马上与Berserker缔结契约。最后Berserker与主人公一方战斗,因战败而消失。

台词

场合 台词
战斗
开始1 Arrrrrrrrr!
开始2 Arrrr
技能1 Arrrr
技能2 Arrrr
指令卡1 Ar...
指令卡2 Arr...
指令卡3 Arr
宝具卡 oooooa!
攻击1 Aa
攻击2 Arrr
攻击3 Arrrr!
Extra Attack Arrrthurrrrrr!
宝具 Arrrthurrrrrr!!
受击 Uaaaaaaaaa!!
无法战斗 Gaaaa...Arrrr...
胜利 Arrrrrrr!
强化
升级 Arrrrrrr!
灵基再临2 Boooaaaa...
灵基再临4 Arrrr...
个人空间(My Room)
对话 Aa?
喜欢的东西 Arrrrthurrrrrr...
讨厌的东西 Arrrrthurrrrrr...!
关于圣杯 Gala...had...
活动举行中 ArrArrArr...
生日 Birth...day
其他
获得 Shrrrrrr...

Saber职阶

在游戏第六章登场,为四星的Saber。

最初公布的Saber阶兰斯洛特的图因为明显画歪了的剑柄而被玩家们诟病,甚至还有部分玩家直接向人设画师しまどり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不过正式实装时卡面上的剑柄是画正了的。

 
最初公布的图,可以看出剑柄画歪了

游戏数据

CV:置鲇龙太郎 人设:しまどりる
星级:4 职阶:Saber
能力面板
筋力 B 耐久 A
敏捷 B 魔力 C
幸运 B+ 宝具 A++
保有技能
  1. 湖之骑士 A
    【自身的NP增加(30%)+获得暴击星(10[Lv.1]→20[Lv.10])】
  2. 无穷的武练 A+
    【赋予自身暴击星集中状态(3000%[Lv.1]→6000%[Lv.10])(3回合)】
  3. 骑士不死于徒手 A++
    【赋予自身每回合获得暴击星状态(5[Lv.1]→15[Lv.10])(3回合)
    暴击威力提升(30%[Lv.1]→50%[Lv.10])(3回合)】
职阶能力
  1. 对魔力 B
    【自身的弱体耐性提升(17.5%)】
  2. 骑乘 B
    【自身的Quick指令卡性能提升(8%)】
宝具
缚锁全断·过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
等级 A++ 种类 对军宝具
【自身的Arts指令卡性能提升(30%)(1回合)
对敌方单体进行超强力的攻击(900%[Lv.1]→1500%[Lv.5])
赋予伤害附加状态(1000[100%]→3000[500%])】

台词

场合 台词
战斗
开始1 生憎手加減出来るほどの器用さはない。お覚悟を
很遗憾,我并没有灵巧到可以放水。觉悟吧。
开始2 立ち塞がるならば容赦はしない。行くぞ……!
倘若你要挡路,那我不会手下留情。上!
技能1 乙女の加護を!
仙女的加护!
技能2 これだ!
就是这里!
指令卡1 はい
是!
指令卡2 お任せを
交给我吧!
指令卡3 はっ!
哈!
宝具卡 我が王に誓って!
向吾王起誓!
攻击1 せいっ!
嘿!
攻击2 とうっ!
嚯!
攻击3 はぁ!
哈!
Extra Attack さあ、どうだ!
看,这个如何!
宝具 最果てに至れ。限界を越えよ。彼方の王よ、この光を御覧あれ!「縛鎖全断・過重湖光」アロンダイト・オーバーロード
抵达尽头,超越界限。彼方之王啊,见证这光吧!「缚锁全断·过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
受击1 ぬおおっ!
咕唔唔!
受击2 ぐっ!
唔!
无法战斗1 王よ……せめて一目、貴方、に……
王啊……至少让我……再看您一眼……
无法战斗2 まだだ、ここで倒れる訳には……ぐぁっ
我还不能……在这里被打倒……咕…!
胜利1 この身は騎士王に捧げしもの。敗北は許されない!
此身已献于骑士王,决不允许败北!
胜利2 悪く思うな。恨むならば、その強さを恨むがいい
别怪我,要恨的话,就恨这份强大吧。
强化
升级 一つ強くなったようです
又变强了一些。
灵基再临1 成程、更に強くなった
原来如此,变得更强了。
灵基再临2 これはいいものですね
这真是很不错。
灵基再临3 いかがです、マスター
您觉得怎么样?Master。
灵基再临4 まさか、この光景に再び巡りあうとは。マスター……このランスロット、感謝します
没想到……能够再次与这副光景相逢。Master,我兰斯洛特,由衷感谢您。
个人空间(My Room)
羁绊Lv.1 マスター。どうなさいました
Master。有什么事情吗。
羁绊Lv.2 お戯れもほどほどに
玩笑也要适可而止。
羁绊Lv.3 困ったお方だ。私のマスターであるならば、正々堂々となさってほしい。……いえ、失言でした
真是位让人困扰的人啊……既然是我的Master,希望能够更加堂堂正正一些……不、恕我失言。
羁绊Lv.4 共に戦えることがこれほど嬉しいとは……。マスター、御身は私がお守りします
能够共同战斗竟然让人感到如此愉快……Master,您将由我来守护。
羁绊Lv.5 貴方は我が剣をささげるにふさわしいお方だ。生涯……そう思えたのは騎士王と貴方だけだ
您正是我手中之剑所以献于的对象。在我一生中……能让我这么想的只有骑士王和您。
对话1 そろそろ出掛けた方がいいのでは?
差不多该出门看看了吧?
对话2 私はつるぎです。貴方の指示が正しきものである限り、刃がマスターに向く事はないでしょう
我的职责是剑。只要您的指示保持正确,我就永不会对Master兵刃相向吧。
对话3 どうか正しき道をお進みあれ。そうである限り、私は忠実に仕えましょう
请您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只要您这么做,我就会忠实地辅佐您。
对话4(阿尔托莉雅系所属时) い、いえ、その……会わせる顔がありませんので……
……不,别。那个,我没脸去见那位……
对话5(阿尔托莉雅Alter系所属时) 何たる邪悪……! だが、王をあそこまで追い詰めたのは我々か……
多么邪恶……!但将王逼到如此境地的正是我们啊……!
对话6(高文所属时) あぁ、ガウェイン卿か。……そうだな。ここはひとつ、チェスで勝負するかい?
啊啊,高文卿。是呢…用国际象棋来决一胜负吧?
对话7(莫德雷德系所属时) 誰だ?ん?モードレッド……?っ、いや……待て待て待て、貴様……モードレッド、貴様が……!?
是谁?哎,莫德雷德?……哎?不,等下等下!你是莫德雷德?你吗!?
喜欢的东西 この身が焼けるほどの恋をしました。それ以外となると、私には剣の技くらいしかありますまい
我曾经有过一场烈火焚身般的恋情。在此之外的话,我就只有剑技了吧。
讨厌的东西 いいえ……私に嫌いなものを語る資格など無い。強いて言うなら、己自身でしょうか。この不貞の自分を、王に裁いてほしかった……
不……我没有说厌恶的事物的资格。一定要说的话,是我自己吧。这个不贞的我,想要制裁王……
关于圣杯 ただ、王に私という罪人を裁いてほしい。聖杯にかける願いと言えば、それだけです
我只是想要王给予我裁决。如果是对圣杯许愿的话,也就只有这个了。
活动举行中 どうやら何か起きているようです。確認したほうがよろしいのでは?
看起来好像发生什么了。去确认一下吗?
生日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マスター。どうか本日がよりよい日でありますよう。
生日快乐。Master。祝您今天能够渡过美好的一天。
其他
获得 サーヴァント、セイバー。ランスロット、参上いたしました。ひとときではありますが、我が剣はマスターに捧げましょう
从者,Saber。兰斯洛特,前来报到。虽然只有短暂的时间,但吾之剑将献给御主您。

剧情相关

第六特异点 神圣圆桌领域 卡美洛

狮子王对阿格规文下令让兰斯洛特返回圣都,阿格规文对此耿耿于怀,于是命令兰斯洛特不杀光逃离圣都的难民不准回圣都。于是兰斯洛特带领手下的骑士袭击了难民队伍,但是因为达芬奇的自爆而未能追上难民。

后在主角众人前往亚兹拉尔神庙寻找初代哈桑寻求帮助时,兰斯洛特携带自己的骑士团袭击了东之村,在激战之中,兰斯洛特解放了宝具,重伤了阿拉什后离开村庄返回圣都。

在圣都中,兰斯洛特对狮子王对村庄发动圣枪的行为提出了质问,狮子王答到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彻底摧毁反抗势力,让计划万无一失。如果反抗势力存活下来,仅靠高文一人就足以消灭他们。 但是兰斯洛特仍然对难民的死耿耿于怀。随后特里斯坦也回到了圣都,报告说东边的村庄挡下了圣枪的一击。

在阿格规文的质问下,兰斯洛特表示愿意去捉拿幸存者,阿格规文虽然想让高文捉拿兰斯洛特,却被狮子王喝退。

主角一行在离开阿特拉斯院时被兰斯洛特的部队包围,在贝迪威尔告诉兰斯洛特狮子王的目的后,兰斯洛特却说自己早就知道了,要在这里处决所有人。 就在兰斯洛特要斩杀贝迪威尔之时,玛修冲了出来用盾挡住了兰斯洛特的剑,并痛骂兰斯洛特的所作所为。而兰斯洛特在见到玛修和那面盾牌时更是大为震惊。 一番战斗之后玛修表示为了不辱没加拉哈德之名,决定要与狮子王对抗到底。兰斯洛特也反思了自己的行为,也决定不再与主角为敌,而是要去找狮子王质问。并带主角一行到了一处隐秘的集落。在集落主角一行意外与达芬奇相遇,原来在达芬奇自爆的时候兰斯洛特见到达芬奇(蒙娜丽莎)是个美女,出于某些原因将达芬奇救下。

在前往大神殿寻求拉美西斯二世的帮助时,兰斯洛特和自己的骑士团抵挡住神殿守护兽,掩护主角进入大神殿寻找拉美西斯二世。

围攻圣都冲进王城内部时,兰斯洛特表示自己要亲自去对付阿格规文,便和主角一行分开。另外一边,阿格规文为了得到斩杀兰斯洛特的力量,对自己施加了狂化咒术,他对兰斯洛特说到自己一生都是作为母亲的道具,他憎恨女人,然而王却让他改变了想法,让他对自己身为男性一事感到安心,并在兰斯洛特对这番话语感到错愕之际拔剑斩杀了兰斯洛特。而阿格规文拖着濒死之躯来到狮子王御座前,向王进行最后的汇报。

角色相关

长江骑士

 
ED插画——兰斯洛特(长江湖上骑士)

Fate中的湖之骑士兰斯洛特在中文圈被称为长江骑士。出处为Fate/ZERO的ED《MEMORIA》中的一张兰斯洛特眺望妖精之湖的ED插画(到此处依然应该是正常地称其为湖之骑士)。

2011年10月11日B站UP主妖刀罪歌投送的视频《爱听随身听的Assassin[自制][Assassin篇]》的末尾,将老三国的ED《历史的天空》替换了《MEMORIA》,在播放到兰斯洛特眺望妖精之湖的插画时,正好对应此时的歌词“长江有情起歌声”。

兰斯洛特的宝具名称因此也被恶搞化:无悔的长江(无毁之湖光)、缚锁全断·长江电焊(缚锁全断·过重湖光)。 万恶之源: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兰斯洛特:我要制霸一切流域!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Berserker

间桐雁夜因为以速成魔术师的身份参战,故作为魔术师的能力比不上其他人。因此在间桐脏砚的要求下,在咏唱召唤咒文时增加两小节的“狂暴”咒文,让召唤出来的英灵强制增加“狂”属性。使英灵的职业强制决定为狂战士Berserker来提高能力参数。

Berserker是北欧神话中的名词,这个词源于古代北欧语言,也就是巴萨卡,意思是“披着熊皮的人”。在北欧神话传说中,受主神奥丁庇护的战士,能够得到一股拥有熊之精神、狼之勇猛的力量,在战场上会陷入极端兴奋的忘我状态,没有恐惧、疼痛的感觉,忘记流血的痛苦而打击敌人,以超强的肉体疯狂杀敌,身上最多只会穿轻装甲,甚至赤裸上身作战,一直战斗到死。狂战士是精英中的精英,有无穷的意志力,为战而生,战意越猛战斗力越大,因此战斗中的狂战士即使生命枯竭也会奋战到死的那刻。

Fate系列作品中,狂战士为七个职阶之一,曾在战斗中疯狂的英雄符合此职阶。通常从者能够发挥原始英灵的性能就是理想的状态,但是“狂化”会以剥夺理性为交换,对从者进行超越英灵之性能的强化。

原作者设定吐槽

明明最开始身躯很细看起来很弱的,结果设定成力量速度都非常厉害的角色了。虽然后背设定成有披风,但意外的是磋商后变得很细。就像触手一样。(こやま)

武内崇:盔甲的设计是由こやま担当的。因为是非常复杂的形状,于是想着这样的设定画会不会很贵下了“封闭式头盔”的指示,发展成这样真是没有想到。(笑)
虚渊玄:那真是不负责任的要求呢~我一直在想戴着全封闭式头盔要怎么样才能变帅,结果还是想做成狭缝的眼睛呢。于是,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了。
武内崇:原本的脸的设定,毫无烦恼的就完成了。想着“这家伙看起来很不幸!”描绘出的。
虚渊玄:比起Lancer那种洒脱的花花公子的样子,阴沉的俊男比较好啊。

相关神话

作为“凯尔特神话”分支的传说之一,他与亚瑟王的王后桂妮薇儿之间恋情故事其原型就是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精锐勇士迪尔姆德·奥迪那和其主君芬恩·麦克库尔的未婚妻爱尔兰公主“格拉尼·康马克”的著名悲恋传说,这使成为从者的他对同时在此次圣杯战争中现界的Lancer迪尔姆德·奥迪那感到非常棘手。

兰斯洛特-加龙省

某站正版字幕的感人翻译。(该版本字幕已替换)

极大可能是微软Word简繁转换的锅,该功能在从繁体转换到简体时会将“洛特”自动转换成“洛特-加龙省”(洛特-加龙省是法国的一个省),此版本的字幕应是直接暴力转换之后没有校对,而产生了这个奇葩的译名。

其他

因为桂妮薇儿和同样扶持在骑士王身边的兰斯洛特产生了感情,所以兰斯洛特也是知道阿尔托莉雅女儿身和不老秘密的圆桌骑士之一。(起初并不知情,以为骑士王是少年,后来因为王后告诉了他内情,发现原来骑士王是个萌妹子。兰斯洛特:我好兴奋呀我好兴奋呀

从小被湖之精灵收养而长大的兰斯洛特,也许是想把阿尔托莉雅作为一名女性而看待,当然最后在处于在湖之精灵(娘家)和骑士王(主家)的两面的矛盾的心情下,在和桂妮薇儿约会时被阿格凡和莫德雷德等人逮了个正着,兰斯洛特自己赤手空拳冲出重围,桂妮薇儿则被迫于骑士王的威信将被处刑。

对王后一往情深的兰斯洛特与战友等强袭处刑场,却不幸失手误杀了高文的手足,导致高文对兰斯洛特的怨恨以及向骑士王建议亲征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在和高文数番大战过后击败了高文并在高文的头上留下了伤痕,而骑士王最后也罢兵,最后莫德雷德在不列颠向骑士王掀起了叛乱,高文在之前和兰斯洛特战斗中留下的旧伤被敌人击中,高文并因此伤重身亡。

而兰斯洛特在接到求援的信件而远道而来想支援骑士王平乱时,发现骑士王和莫德雷德的大战已经结束,亚瑟王的传说已经被终结。

兰斯洛特最后抱着“希望被骑士王惩罚”的(抖M)想法郁郁而终。

《拜托了!爱因兹贝伦相谈室》中兰斯洛特还提到了因为特里斯坦曾经对骑士王的一时失言,导致兰斯洛特他自己内心非常郁闷。

其实圆桌骑士中的不少人像兰斯洛特特里斯坦高文、阿格凡等等都是喜爱骑士王的,只能说是时代弄人,兰斯洛特自己在《拜托了!爱因兹贝伦相谈室》中也有表示过其实骑士王才是当时最需要被人理解和爱的人,而骑士王对于兰斯洛特一直信任和宽恕让兰斯洛特感到对这样的自己非常羞愧(其实阿尔托莉雅一直都很认可兰斯洛特是一位优秀的骑士),表示更希望自己能被骑士王惩罚,在最后也在地下停车场中的战斗后了却了这桩心愿(所以说还是抖M)。

所以卫宫切嗣在召唤出骑士王后发现居然是女儿身来背负这个沉重的命运之后,才会对围绕在她身边的那些骑士们产生了无声的愤怒,但又不能对她所在那个年代的人们来随意指责,再加上作为魔术师杀手的卫宫切嗣并不提倡骑士道而讲究有效率地完成任务,所以卫宫切嗣保持了沉默。

还有一种说背叛Saber的原因:兰斯洛特是gay(存疑,凯骑士在《阿瓦隆之庭》就提到过兰斯洛特是和自己同样喜欢女人的同好,在圆桌骑士的故事中也同样有凯骑士(因为太毒舌)被人追着打,作为朋友的兰斯洛特就和凯骑士互换装束,武艺高强的兰斯洛特自己就化妆成凯骑士的样子来进行冒险的典故),然而Saber居然是女孩!亚瑟王不可能是个女孩!

《拜托了!爱因兹贝伦相谈室》中不需要带黑骑士头盔,只需要个铁桶就能让兰斯洛特君狂化。甚至在FGO的万圣节勇者活动时,剑阶兰叔随便套了个头盔就变成了狂阶的数据、宝具和外观,不过职阶没变

因为Saber不注重“奶子”政策,因而兰叔很愤怒
 
以前亚瑟王注重“奶子”政策,深受下属们的喜爱骑士王对于胸部的妄执感动了兰斯洛特(弥天大雾)

相关设定图

  • 兰斯洛特能力数值(Berserker阶级)


  • 兰斯洛特剧情故事(Berserker阶级)
兰斯洛特相关设定(Berserker职阶)
  • 兰斯洛特剧情故事(Saber阶级)


注释

  1. 出自《fate extella link》的登场介绍
  2. 《超时空花札大作战》中给自己起的假名
  3. 大意为“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4. 儿子是加拉哈德,而在FGO中凭依在玛修身上的英灵正是加拉哈德
  5. FGO国服翻译为“骑士不徒手而亡”。然而“骑士不徒手而亡”这个句子是有歧义的:“骑士/不徒手而亡”和“骑士不徒手/而亡(骑士不徒手所以死了)”。

外部链接